热门搜索: 一千零一夜  西游记  百科全书  睡前故事  儿童故事  三国  马小跳  孙敬修  三国演义  安徒生童话 

女王祖白绿和糖饭桌子的故事

   日期:2019-12-13    

 

阿里·萨诞生与成长

 

很久很久以前,在虎拉萨这个地方,生活着一个叫麦顿廷的商人。麦顿廷拥有万贯家财,享受着人间的荣华富贵,过着美满舒适的生活。然而美中不足的是,他虽已年届花甲,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。他想到自己毕生积攒下来如此巨大的财富,而这些财富,终有一日会随着自己的死亡,落入他人之手,为此,他终日慨叹不已。这一局面在他六十岁生日的时候,才终于有所改变。这天真主赐于他一个男孩。

 

麦顿廷因自己老年得子而欣喜若狂,给孩子取名阿里·萨,将他视为掌上明珠。阿里·萨长得眉清目秀,就像十五的圆月那样美丽可爱。父母对他无微不至地关怀。由于有优越的家庭环境,他健康地成长起来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的品行和常识不断充实、丰富。渐渐地,阿里·萨长成一个风度翩翩、知书达礼的少年。这时候麦顿廷已是风烛残年,长年卧病不起。

 

这一天,麦顿廷感到自己快要不行了,于是把儿子阿里·萨叫到床前,说:“儿啊,我就要随真主的召唤而去了。在我瞑目之前,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

“父亲,有什么话您就说吧。”阿里·萨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给他的遗言。

 

“我要告诉你,不要滥交朋友,并非所有人都能成为你的知己,必须随时警惕意外之灾,随时小心防避飞来横祸。千万不要接近那些为非作歹之徒,接近那些坏人就如同接近铁匠一样,即使不被溅起的火星灼伤,也会被烟熏坏双眼。诗人曾经说过:

 

 

你想获得真正的情谊,

 

并非轻而易举。

 

遭灾罹难之际,

 

难负真情实意。

 

这是我对你的叮咛,

 

你须铭记在心。

 

从此以后你当息交绝游,

 

断然离群索居。

 

 

人总是潜藏着一种痼疾,

 

若你细细观察,用心注意,

 

便会发现那些欺诈与心机,

 

所以你切记不可与之接近。

 

 

交际场中难免胡言乱语,

 

你必不能从此获利。

 

除非探讨学问,交流知识,

 

你还是应独自修心养性。

 

 

人的言行神鬼莫测,

 

他们的本性我已亲自体会。

 

所谓的情谊只是欺骗,

 

人总忘不了矫饰虚伪,玩弄权谋。”

 

“是的,父亲,这些我一定牢记在心。”阿里·萨对父亲说,“您还有什么嘱咐吗?”

 

“你应该随时多做好事。只要是力所能及,就不要忘了慷慨待人,对人务必和蔼可亲,广施博济才能得到尊敬。诗人曾经这样讲:

 

慷慨为怀,乐善好施,

 

并非人人都能做到。

 

只有能做到的人,

 

日后才不会追悔叹息。”

 

“是的,父亲,这些我一定牢记在心。”阿里·萨毕恭毕敬地答应一定遵从父亲的教诲,“那么还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呢?”

 

“我的儿啊,你必须随时随地在心中想着安拉,才能得到他的保佑和庇护。要爱惜金钱,不要等到把钱财挥霍一空,再去低三下四地求人怜惜。要知道,在这个世上钱财决定着一个人的地位。诗人曾经这样说:

 

人穷时亲人也不亲近,

 

人富时人人都愿亲近。

 

只为金钱的缘故,

 

冤家也能化解。

 

一旦一贫如洗,

 

亲朋也将离我而去。”

 

“是的,父亲,这些我一定牢记在心。”阿里·萨向父亲保证道,“您还有什么嘱咐吗?”

 

“我的儿啊,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,切不可操之过急。你要知道,年长的人总是见多识广,行事之前最好向他们请教。须知天外有天,人上有人。你若希望更高贵的人同情你,怜悯你,你就要向比你弱小的人表示怜悯。要知道,安拉随时都在注视着你,所以你万万不能恃强凌弱,否则必遭报应。诗人曾说过:

 

 

一个人不能了解一切,

 

凡事都应跟人商议,听取别人意见。

 

要知道一面镜子只能照出自己的脸,

 

两面镜子才能看见你脑后的情形。

 

 

做事应冷静心细,

 

不可操之过急。

 

与人方便自己方便,

 

宽厚待人别人才会同样待你。

 

安拉在天上俯视一切,

 

无人能与之相提并论。

 

恶人尽管横行一时,

 

终将得到应有的报应。

 

 

仗势欺人绝非我辈的本性,

 

多行不义必自毙。

 

作恶者虽然沉醉于梦乡,

 

安拉却在聆听受害者的诅咒。

 

酒是万恶之源,它会侵蚀你的健康,消磨你的意志,所以你应禁绝。诗人曾经这样讲:

 

我与酒一贯无缘,

 

灵魂与肉体得到保全,

 

意识与语言也能协调。

 

我从不与酒鬼结交,

 

一生中从不曾烂醉如泥,

 

也不曾因酒误事。

 

这些都是我一生的经验,也是智者的诤言。今天我所嘱咐你的,希望你能牢记在心。现在,我要把你托付给安拉了。我的儿啊,你要好自为之。”

 

随后,麦顿廷便昏厥过去。

 

过了好长一会,他慢慢地苏醒过来,喘息一番,然后虔诚地做了一番祷告。他喃喃自语地念着《作证言》里的话:“我深信安拉是独一无二的,我深信穆罕默德是他的使徒。”经过一番挣扎,麦顿廷溘然逝去。

 

看着父亲终于离自己而去,阿里·萨万分悲痛,眼中泪水长流。幸喜他是一个坚强和有见识的青年,最后他强抑下悲痛,为父亲料理后事。人们听到麦顿廷瞑目长逝的噩耗,大家都感念这个忠厚长者,于是不分尊卑贵贱、男女老幼,都来参加他的葬礼。阿里·萨在亲朋好友的协助下,花费很多钱财,为老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。他们把浴洗梳妆过后的麦顿廷的尸体装殓起来。

 

阿里·萨把父亲安葬入土,和前来吊唁的人们围在四周,诵念《古兰经》,还在墓碑上刻下一段诗句:

 

你来自土地,安拉给了你做人的权利,

 

你学会用人类的语言来赞美他,

 

人生的轮回使你重归于土壤,

 

似乎你从不曾来到人间。

 

办完父亲的丧事后,阿里·萨遵照当地的风俗,在家里为父亲守孝。他感怀、追思父亲对自己的养育之恩,不禁悲痛万千,终日以泪洗面。之后不久,母亲也撒手离他而去。

 

阿里·萨只能强压苦痛,像为父亲送葬那样,又为母亲举行了隆重的葬礼。经过这般双重打击之后,阿里·萨变得更加成熟。他在家中潜心度过了守孝的漫长日子。守孝期满以后,阿里·萨以一个成年人的姿态继承了父亲的事业,在父亲开设的商店中接手了所有的生意,自己主持着经营和买卖。他完全像曾对父亲保证过的那样,不轻易与人交往,每日只是兢兢业业、规规矩矩地经营着父亲的遗业。

 

阿里·萨买下祖白绿

 

这样过了一年有余,阿里·萨牢牢遵从父亲临终前的教诲,像父亲所希望的那样,每天按步就班到商店中,一心一意从事着买卖。他从不出交去际,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。然而好景不长,随着时间的推移,附近那些游手好闲、不务正业的浪荡青年觊觎阿里·萨的钱财,于是想方设法地接近他,企图从他身上获得好处。

 

阿里·萨做了一年多的生意,无论是经验,还是见识、阅历都日渐丰富。他渐渐把父亲的遗言抛诸脑后,开始不把那些谆谆叮嘱当回事了。于是,他同一帮坏家伙打成一团,在他们的引诱下终日出入酒馆茶铺,赌博、酗酒在他已经成了家常便饭。这时的阿里·萨的行为举止,跟刚丧父时简直判若两人,他还恬不知耻地说:“我现在还很年轻,不趁着大好时光享受父亲遗留的大笔财产,那什么时候来享受呢?要知道诗人说得好:

 

花儿正艳时就当摘采,

 

否则只能空对枯枝叹息。

 

是呀,我现在正该像诗人吟唱的那样,尽情享用我的财产金钱。”

 

于是阿里·萨不分白天黑夜地同那帮狐朋狗友一起过着挥金如土、纸醉金迷的生活。过了不多久,这种吃喝玩乐的堕落生活耗掉了他大量金钱。手头拮据并未使阿里·萨警醒,他反倒变本加厉,把父亲遗留下来的房屋、商店统统典当或出售,换成钱,供自己和那些酒肉朋友奢侈。

 

阿里·萨的家业逐渐败落。终于有一天,他发现自己已经一贫如洗,仅剩下一套衣服还属于他自己。这时他终于如梦初醒。想着前一段时期的所作所为,他不禁羞愧难当,懊愧不已。从此他的生活窘迫,每天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儿。有一天,阿里·萨从早到晚都未吃一口饭,感到饥饿难忍,于是打算去找那些曾使用他的钱去追欢买笑、吃喝玩乐的朋友们,希望那些人能够请他随随便便吃上一顿。

 

于是,阿里·萨满怀希望,匆匆去找那些曾经交往甚密的酒肉朋友。他走遍全城,在每个朋友那里都吃了闭门羹,没有一个人搭理他,个个都对他避而不见。奔忙了半日,阿里·萨还是没吃上一口饭,仍然是饥肠辘辘。这时的阿里·萨,第一次感到世上的人情冷暖,不由得灰心丧气,愤懑至极。无可奈何之下,他强忍饥饿,拖着疲惫的双腿,一步一挪往回走。不知不觉中来到集市,他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,熙熙攘攘,非常热闹。见到这种情形,阿里·萨觉得很奇怪,他想:“出什么事了?为什么这么多人挤成一堆?向安拉起誓,我一定得过去瞧瞧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

 

他拼命地挤到人群中间,往里一看,原来是一个美貌的少女被人带到集市上来出卖。这个少女面色红润,身材窈窕,颜容秀美,完全称得上是一位世间少有的美女。一首赞美美女的诗写的就像是这女郎本人:

 

她经得起最挑剔的眼光审视,

 

体态轻盈适中,腰肢盈盈一握。

 

她的美妙身段引人遐想,

 

也使女人们产生嫉妒,感到忿恨。

 

她的面孔如圆月一般明亮,

 

柔软的身体就似风中的花支在摇摆。

 

她的肌体发散出麝香的芬芳,

 

世上所有的花儿都不能与她争艳。

 

她的身材无与伦比,

 

每一分每一寸都是明月,引人注目。

 

阿里·萨瞧着姑娘出类拔萃的容貌,心中无限爱慕,暗道:“向安拉起誓!我要在这里等着,看看到底谁会把她买到手。”同时他心里也想知道,这样一个姑娘的身价到底能值多少。

 

于是他挤在人群中等待着。那些生意人知道阿里·萨的父亲是位富商,因而把他当做也是来集市做买卖的。

 

等到围着的人越来越多,一个经纪人慢吞吞地踱到姑娘身边,指着她高声叫着:

 

“诸位财主老爷!诸位朋友!这个姑娘名叫祖白绿。她长得就像一块无瑕的美玉,真正算得上是无价之宝。即使把她放在美女堆里,对她也只是众星捧月。她是男人心目中真正的美女。现在开始出卖。哪位老爷愿意先出个价?不管价钱是高是低。各位老爷,我们的买卖是公平、自由的。谁也不会埋怨第一个出价的。现在请出个价吧!”

 

“我出五百块金币。”不等经纪人说完,一个商人模样的人首先开了价。

 

“五百一十块。”另一个商人把价格抬高了十块。

 

“六百块!”一个叫拉施顿的老头加了九十块。他长得瘦小、萎琐,一双蓝眼睛像哈蟆似地鼓着。

 

“六百一十块。”价格还在增高。

 

“一千块!”拉施顿高喊着。这个老头打算以此使其他商人退缩。果然,一千块的价格令所有人都驻足不前,没有人继续出更高的价钱了。

 

价钱显然已出到最高了,拍卖停了下来。

 

经纪人走到姑娘的主人跟前,询问是否以一千块金币卖掉这个姑娘。姑娘的主人说:“当初我曾经发过誓,我要卖她的时候,卖给谁和卖的方法,都会征得她的同意。既然我做了保证,就请你替我问问她,看她愿不愿意。”

 

于是经纪人过来对祖白绿说:“美丽的姑娘,这位大老爷愿出一千块金币来买你,你愿不愿意跟他走?”

 

祖白绿十分厌恶拉施顿丑陋的面目和猥琐的举止,更反感他那一双紧瞪着自己的蓝眼睛,于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:“这个老头满头白发,已经如朽木一般苍老,我绝不愿意被卖给他这样的老家伙。一位诗人曾经吟唱过这样的歌,连安拉都会奖励他的诗句:

 

那一日我苦苦哀求,希望得到她的吻,

 

虽然我一把年纪,却拥有金钱和权力。

 

她却断然拒绝我的请求:

 

‘不,向安拉发誓,我绝不会答应。’

 

唉!我须发皆白,失掉爱情的亲睐,

 

莫非我已无权享受生活的美好!”

 

听了祖白绿的肺腑之言,经纪人很同情她,对她的处境感到理解,说:“安拉作证,人们确实应该体恤和谅解你的苦衷。说老实话,这区区一千块根本不能买下你,你的身价,就算出一万块也不为过。”他重又来到祖白绿的主人面前,向他说了祖白绿不愿意跟那个老头的缘故。主人听了,吩咐道:

 

“既然是这样,你再和她商量,另外找一个买主吧。”

 

拉施顿把祖白绿据为己有的企图破灭了。由于她不愿意,这笔买卖没做成。这时,另有一个商人走到经纪人跟前,说:“就按刚才的价钱,我出一千块买她。请问问她的意见,是否愿意把自己卖给我?”

 

祖白绿冷眼看了这个人一眼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原来这个人把自己苍白的胡须用墨染了,竭力装得像精力旺盛的年轻人。祖白绿对这个道貌岸然、行为卑鄙的家伙十分讨厌,于是高声吟唱:

 

“一个怪模怪样的家伙来到我面前,

 

他的颈项粗硬得可以用鞋底敲打。

 

蓬头垢面如同蚊蚋在他脸上建巢,

 

突兀的额头可作拴牲口的木橛。

 

这个魔鬼迷恋我的姿色和身材,

 

鬼鬼祟祟地染黑一头白发,

 

恬不知耻地要将我欺骗。

 

他随时变换着黑白迥异的须发,

 

就像魔法师棍下令人发笑的小丑。”

 

唱到这里,她叹到:“诗人对这种人的揭露真是一针见血:

 

她说:‘你染黑了头发也无从掩饰。’

 

我答道:‘只是为了不让你发觉。’

 

她说:‘这样也太滑稽、可笑了,

 

你习惯了欺诈哄骗,

 

以至连头发也显得鬼祟。’”

 

经纪人觉得祖白绿说得很对:“安拉作证,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。”

 

那个买主瞠目结舌,不知所以,问道:“她到底说些什么呀?”

 

经纪人把祖白绿的话复述了一遍,并解释了一番。那个染黑头发的老头自惭形秽,退缩到一旁。立刻又有一个家伙提出以一千块金币的价格买下祖白绿。经纪人过来征求祖白绿的意见。

 

祖白绿回头一看,那个人瞎了一只眼,不由得大为扫兴,说道:“诗人曾经这样形容过只有一只眼睛的人:

 

须知独眼龙最擅长偷奸耍滑,

 

切记要远离这种家伙。

 

如果独眼龙尚存一丝正直,

 

安拉也不会让他失掉眼睛。”

 

祖白绿对独眼的人没有好感,决定不把自己卖给他。经纪人又着人群中一个胡须直垂到腰间的矮个说:“姑娘,你愿意跟这位老爷成交吗?”

 

祖白绿见这人丑陋不堪,身材短小,十分不悦,鄙夷地说道:“这个人长得既矮又丑,有一首诗真是太适合他了:

 

有一位朋友,满脸络腮胡,

 

形容令人生厌,举动叫人心烦,

 

恰似冬天的寒夜,

 

漫长、黝黑,阴森可怖。”

 

经纪人听了祖白绿一席话,知道她没把这人看上眼,这笔生意又告吹了。经纪人很为难,觉得很不容易让祖白绿称心如意,于是恳切地对她说:“姑娘,这儿有一大堆生意人,还是你自己给自己物色一个满意的人吧。你看上谁,就对我说,我来帮你跟他谈。”

 

祖白绿抬起头,环视着人群。

 

在这群人中,她几乎没有几个看得上眼的。这时,她的目光落在阿里·萨身上,发现这是个一表人材的英俊小伙子,不由得大为倾心。她转身对经纪人坦诚地说:“这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,长着一头卷曲的黑发,面色容光焕发,气宇不凡,是诗人们吟颂的对象,是多情女子心目中的王子。他的甜言蜜语定能让女人心醉,有首诗这样赞誉:

 

你的美丽脸孔坦露在人们面前,

 

为你倾倒的人却难免遭到非难。

 

你的潇洒神韵打动着我,

 

让我心如潮水难以平静。

 

你的气息甜美如麝香,沁人心脾,

 

你的津夜甘美如醇酒般醉人。

 

天神只得将你逐出乐园,

 

因为仙女也会为你神魂颠倒。

 

你的傲慢使你如同鹤立鸡群,

 

因为皓月也是因身在高空而更显清辉。

 

他曾对我这羚羊般可爱的人儿许下诺言,

 

我惴惴不安等待诺言实现的那一天。

 

他的眉宇间流露出真情,

 

可是怎样才能让他保证诺言?

 

人们说:‘您怎么跟这脸上满布皱纹的人谈情说爱?’

 

我要说:‘无知的人们,你们少说无稽之言。

 

他脸上的皱纹无非是掩饰年少,

 

跟他亲吻如同跨进乐园,

 

他唇里流出的津液如仙河水般甘甜。’

 

说实话,我愿意把自己卖给他。”祖白绿最后这样说。

 

经纪人听了ZLB对阿里·萨的赞美之辞,察觉到她言语间流露出的兴高采烈的心情,认为这一次买卖一定能成功,因而也觉得十分高兴。于是赶紧劝她的主人做成这笔交易。他夸赞祖白绿的聪明伶俐,非常惊异她的知书识礼。

 

“她十分聪明乖觉,又能背诵许多诗文,这还只是她的特长之一,你可不要奇怪。”祖白绿的主人也开始夸起他来,“她还懂得《古兰经》的七种读法,会用七种书法写字,对《圣训》的造诣也很深,知道历史上所有传述者的名字,还会许多手艺。她擅长做绣花的丝绸门帘,八天就能织好一个,在集市上能卖五十块金币呢!她这双纤纤素手真比金子还值钱呢!”

 

“真是多才多艺呀!谁要得到她,一定会获得幸福的。”经纪人赞道。

 

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允许她自己挑选新主人。你这就去跟她看中的那人谈谈吧。”

 

经纪人遵照吩咐,挤到阿里·萨跟前,热切地吻了吻他的手,说:“在这么多富有的人中,她只看上了你,希望你能做她的新主人,你就把她买下吧。”然后他又对阿里·萨夸赞了一番祖白绿的才艺和聪明,说:“真是安拉赐给你的福份。把这样的姑娘买到手,她会带给你多少幸福呀!我要恭喜你了。”

 

虽然经纪人的花言巧语很入耳,但阿里·萨连自己都不能养活,哪来一千金币买这位姑娘呢?他内心感到惭愧,但为了脸面,他也不愿让其他人知道他的处境。于是,他只好装出一副毫不动心的样子,对经纪人所说的话不置可否。

 

祖白绿阿里·萨见镇定自若,默然不语,不由得焦急起来。她迫不及待地对经纪人说:“请你把我搀过去,我要让他仔细地看看我。让我来劝他买下我。除了他我不想落到别人的手中。”

 

经纪人拉着祖白绿的手走到阿里·萨跟前,又询问他一次,可是阿里·萨仍然默不作声。祖白绿不再犹豫,径直对阿里·萨说道:“我可爱的人儿呀,为什么你不肯买下我呢?只要你肯多少拿出点钱,就会做成这笔买卖。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。”

 

“是!遵命。”阿里·萨回答着来到桌前,独自吃喝起来。直至吃饱喝足,才重新回到祖白绿的床前。

 

“你上床来,先替我按摩按摩我的腿肚子吧!”国王祖白绿吩咐阿里。

 

阿里·萨难为情地坐上床去,开始替她按摩。他的手一触摸到她的脚和腿,便觉得国王的皮肤比丝绸更光滑、细腻。

 

“你挨着慢慢地,从下至上替我按摩全身吧!”国王祖白绿又吩咐阿里·萨。

 

“饶恕我吧!陛下!奴婢替陛下按摩脚,已是很大的不敬了,超过膝盖范围,更是使不得。你我往上按摩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”阿里·萨恳求国王收回成命。

 

“想违抗圣旨吗?这样做对你可没好处,你会丢了小命的。”国王对阿里·萨软硬兼施,随即引诱他说:“照理说,你应该对我百依百顺,先往上替我按摩一回,再脱掉衣服和我同床共枕,共度良宵。这就是我要你往上按摩的用意。你要这么做了,我保你备受宠爱,还保你加官进爵,担任朝廷命官呢。”

 

“回禀陛下,这类事情我从未做过,将来也不会做。如果陛下硬要逼迫我,将来总有一天,我会在安拉面前告你不自重自爱。现在恳求陛下饶恕我,并收回那些贵重衣物等赏赐吧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,让我走吧。”阿里·萨婉言拒绝了国王的要求,表示誓死不从的决心,同时他感觉处境不妙,进退两难,不由得唉声叹气起来。

 

国王祖白绿看见阿里·萨那股宁死不从的劲儿,哧地一声笑了起来。直笑得前俯后抑。好久她才忍住笑意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阿里呀,你竟然健忘到这种地步,把我都忘到九宵云外去了。我跟你这么面对面地说了半天,戏弄了你半天,你居然还没认出我来?”

 

“陛下,您是……”阿里·萨甚是迷惑不解。

 

“我是您的丫头祖白绿呀。”国王脱口而出。

 

阿里·萨定睛一看,真真切切,站在他面前的国王,正是日思夜念的祖白绿。这下子,他再也忍不住猛冲上去,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,痛吻不休。

 

就这样,阿里·萨和祖白绿终于得以相聚,夫妻团圆。欣喜之余,他们彼此畅叙了离愁别恨,思念之苦。然后,欢欢喜喜、快快乐乐地过了一夜。

 

第二天清晨,国王祖白绿上朝处理国事的时候,向满朝文武宣布:“我要随这个青年一起去他家乡旅行一次。在这期间,由你们推选一人来代理我执掌政权吧。”

 

“是!遵命。”文武百官齐声回答国王,并表示一定听从国王的命令。

 

国王祖白绿去意已定,归心似箭,忙赶着准备行李,又用驼、骡带了粮食和金银财宝,同阿里·萨一起踏上归程,双双结伴,爬山越岭,一路艰辛后,终于满载而归的回到家乡。从此他俩夫唱妇随,举案齐眉,不但养儿育女,而且慷慨仁慈,接济他人,争做好事,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。

 

 
 
更多>同类信息
 
更多>评书下载
 
更多>戏曲下载
最近更新
推荐下载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联系方式